濒危故事 | 时不我予的穿山甲


发布时间:2020-09-24 08:39作者:AWFChina  文章来源:非洲野生动物基金会

正在寻觅食物的穿山甲
你问我,为何总是太匆忙?大概是…时不我予。

  当你游荡于川泽之间,彷徨在广阔的平原丘陵之上时,是否也曾会因为有感而发,对丰富多彩的世间万物,满怀过好奇和疑虑呢?

  战国时期,就曾有一位著名的诗人,对宇宙起源、日月星辰的运行、大地结构、鲧禹治水、羿射十日、鲮鱼怪鸟等天地万物和社会历史事件,有着无尽的疑惑——可不是忽如其来1、2个,而是有感而发数百个问题,层层提问力证自己的认知、观念和价值取向,也引得无数后人进一步地探索和深思。

  遂古之初,谁传道之?

  ……

  灵蛇吞象,厥大何如?

  黑水玄趾,三危安在?

  延年不死,寿何所止?

  鲮鱼何所?鬿堆焉处?

  羿焉彃日?乌焉解羽?

  ……

  ——屈原《天问》

  这篇奇文中,不仅大胆疑虑各种道理、规则和所谓习俗的来由,也质疑了不少关于古时动物的神话和传说。其中的“鲮鱼”,也常被认为是我们现在所说的“穿山甲”——世界上唯一身披鳞甲、身形如鱼的哺乳动物。

非洲穿山甲

  事实上,穿山甲自古以来,一直可是有着威风凛凛的战绩,在自然生态系统中身负抵抗白蚁的重要职责。通常,一只体重约3千克的穿山甲, 一次寻食300-400克的白蚁,就能保护近17公顷的森林不受白蚁危害。很多人可能没怎么遇见过白蚁——这种世界性害虫,如果你深入了解自己所居住的环境和自然,就会知道白蚁的危害有多大。无论是森林林木,房屋住所,还是水利堤坝,白蚁所过之处,几乎每年都会造成数十亿的经济损失呢~

穿山甲以白蚁为食物

  人们常说的穿山,也就是穿山甲日常中忙碌着凿洞寻食白蚁为生。然而,穿山甲善于打洞,却因古人“象形”的思维方式,一步步被众生误以为是“能通一切需要通的疾病或事宜”,如用作求雨的祭祀,或食用以“下乳”“祛除痈疽疮肿”等神奇功效。某种程度上,只需稍作思考:我们难道不应该孺慕穿山甲“穿山打洞”造福世间的福祉,却何以磨刀霍霍向这些默默无闻的大英雄?

草原上的穿山甲

  或许,是因为这群“刀锋战士”们的名字,取得不好吧。穿山甲的英文名字“pangolin”,倒是更形象地描述了它的习性“卷起来”。咋一看,它们那坚硬的鳞甲仿佛有种不敢侵犯的姿态,若是在敌人靠近时张开坚硬锋利的鳞甲,想来应是可以轻松割伤对方的。可是,穿山甲素来就不能归属凶猛类动物之列,胆小的它们,遇到危险也少有躲避,本能反应就是“蜷缩成球”!在自然界里,或许少有其他动物能奈它如何,外来的天敌人类灵活的手掌却能轻易将它们当球拎起来,更别说那些火烧棍棒等利器。

正在寻找食物的穿山甲

  如此一来,那自古用以保护自身和幼崽的硬壳,却也成了人们觊觎它们生命的“怀璧其罪”。穿山甲身上,这些占据了体重约五分之一的层叠覆盖全身的厚实甲胄,其实由角蛋白组成,和人类指甲的成分一样,并非以讹传讹的“救命灵药”。此外,很多人也不知道的是:野外的穿山甲,大多都会携带各种可能对人体有害的寄生虫、微生物或毒素。比如,肉毒杆菌就能直接致人死亡…这样无辜、对生态自然有益、对人类可能致死的穿山甲,你还是要吃它们吗?

寻觅穿山甲
寻踪穿山甲

  历来,谣言一张嘴,辟谣跑断腿。众所周知,中医所谓的可能有某种效用的“中华穿山甲”几乎已经快被人们吃没了。可是,市场上还是有需求,有人要吃,有人要求药,利益熏心的贸易商一拍脑袋,不是还有其他地区、或是其他国家的穿山甲嘛!即便,印度、马来穿山甲和中华穿山甲非同种,非洲的四种穿山甲甚至连一个属的都不是。反正,长得像就行,管它是真药还是假药!反正,那些被忽悠来“治病/养生”的人也不懂,大多也只求个自我安慰罢~

穿山甲被杀害,人们是为了贩卖它的肉和鳞甲的商业价值

  在日益恶化的种群生存危机和严峻的走私推动下,每年有近270万头穿山甲惨死盗猎者之手。2014年,IUCN评级:中华穿山甲和马来穿山甲“极危”,印度穿山甲和菲律宾穿山甲“濒危”,非洲的四种穿山甲也均“易危”,它们成为了世界上惨遭非法盗猎最严重的哺乳动物之一。直到2016年9月,在三千多位与会者的表决和见证下,第17届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》缔约方大会(CITES CoP-17)终于将全球八种穿山甲全部从附录Ⅱ调整到附录Ⅰ,给予最高级别的保护。穿山甲无法被圈养,这将意味着:全球市场上,无论任何形式的穿山甲制品买卖和贸易,都被严厉管制属于非法行为。

  没有买卖没有杀害

  至今,2019年全球查获来自非洲的穿山甲甲片已超过64吨(意味着至少20万只穿山甲被杀害)。今年,有记录以来最大的穿山甲走私案是马来西亚当局发现的近30吨的穿山甲制品,包括1,800箱冷冻的穿山甲,以及61头穿山甲活体,分装的572头穿山甲冻体和361公斤的穿山甲鳞片。新加坡海关也缉获过一起特大案件,近12吨穿山甲被伪装成“冷冻牛肉”从尼日利亚运往越南,周边还装有约181公斤的象牙制品。

穿山甲的瓦状鳞甲从远古时期就被人觊觎

  此外,中国香港海关,也曾在发往越南的货船上发现了8吨被伪装成“冷冻肉”的穿山甲和象牙制品,预计残害近14,000多只穿山甲以及1,000多头大象。过去两年里,仅中国查获的穿山甲鳞片走私量就已超过25吨。

  尽管越来越多人开始意识到了野生动物们所面临的危机,自2017年1月2日起全球正式禁止非法穿山甲贸易,在实质的经济利益诱导下实施起来却是另一回事。目前,非洲仅有17个政区颁布了符合CITES要求的法规,却还有31个政区并没有开展有效措施。因此,大力呼吁公众进一步了解穿山甲提高野生动物保护意识的同时,对于各个国家相关律法的执法普及也需要双管齐下。

全球正式禁止非法穿山甲贸易

  除了常规的反盗猎培训和保护项目,非洲野生动物基金会尝试通过社区合作,帮助当地人提升保护意识,创造可持续的生计方式,以替代丛林肉狩猎和盗猎谋生的需求。我们辛勤的侦查员和侦查犬小分队们,也在非洲各地的重要交通枢纽开展大范围的非法盗猎和走私监察,以阻止偷猎和野生动物贸易。

可爱的小穿三甲

  此外,非洲野生动物基金会也在中国以及其他国家,携手WildAid野生救援,北京动物园和上海动物园等,呼吁公众一起大力开展野生动物保护宣传,让更多人认知和了解包括穿山甲在内的濒危物种,分享关于它们的故事,生存现状和面临的危机。我们期待着,和更多小伙伴们一起,为野生动物发声:谴责盗猎和非法野生动物买卖,让各国政府能深受人民的鼓舞去积极完善相关法规,在全球范围内对野生动物保护统一战线,采取有效行动。

  推荐阅读:《穿山甲 | 看你时,那抹湿漉漉的眼神

扫码关注非洲野生动物基金会

文章来源于非洲野生动物基金会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人删除。